说走就走的旅行 - 自由自在趣旅行!今天是:
E旅行网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E旅行网 > 环球游讯 > 酒店资讯 >

景区索道定价的隐秘“规则”

时间:2018-11-06 09:18来源: 遨游深度:

21世纪经济报道 · 文静 · 2018-11-03 13:07:40 索道成本与定价在很多景区还是一个谜。

21世纪经济报道 · 文静 · 2018-11-03 13:07:40

  索道成本与定价在很多景区还是一个谜。

  部分国有景区索道的秘密不仅体现在高毛利上,还体现在其庞大的人工成本来源上。

  “在国有景区,一条索道实际要养好几百人。”近日,中国索道协会秘书长黄鹏智向记者道出索道不为人知的一面,“索道挣钱,政府也知道,人就放过来养了。”

  国家发改委、云南省发改委先后下发的关于国有景区门票的票价形成机制方案中,提到门票或索道的成本要回归合理支出。但实施降价并不那么容易。

  定价没有全国统一标准

  国庆节旅游黄金周前夕,即将执行索道降价的丽江旅游董秘杨宁向记者发函表示,该公司的索道票价仍属于政府定价范围,公司按照主管部门的通知及要求执行。

  杨宁告诉记者,关于公司现在的实际控制人以公告为准。但可以明确的是,当初建设索道是以雪山索道公司中外合资的身份来建的。

  事实上,丽江旅游经历了多次股权变更和企业性质的变化。

  作为丽江地区最早从事旅游业开发和经营的企业,丽江旅游的前身叫丽江玉龙雪山旅游索道有限公司(下称雪山索道公司)。

  雪山索道公司成立于1995年,是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云南省丽江玉龙雪山省级旅游区旅游开发总公司(下称丽江总公司)、昆明鑫泰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下称昆明鑫泰) 、香港云港机械有限公司(下称云港机械)分别持有其40%、30%和30%的股权。1997年,昆明鑫泰选择退出,将其持有的雪山索道公司股权分别转让给丽江总公司和云港机械。

  2001 年,云港机械退出,将其持有雪山索道公司40%股份全部转让给云南机械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雪山索道公司由中外合资企业变更为内资有限责任公司,国有控股。

  公司几经股权更迭。民营企业华邦健康看好旅游板块,于2017年通过增资扩股间接进入上市公司丽江旅游的股东席位。但从今年丽江旅游披露的三季报来看,国有法人丽江玉龙雪山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依然是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15.73%, 国有法人丽江市玉龙雪山景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丽江股份5.81%,两大股东是一致行动人。

  尽管投资主体不全是国有投资,但杨宁表示,该公司的索道票价仍属于政府定价范围,公司按照主管部门的通知及要求执行。

  9月26日,丽江市发改委收费科负责人向电话询问此事的记者表示,丽江旅游的索道降价前后都是由云南省发改委核定价格,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具体如何定价他并不清楚。

  早在国庆节前,记者就相关问题给云南省发改委发函。云南省物价局收费管理处负责人表示要经办公室转发后方可接受采访,至今没有回复。9月26日,云南省物价局成本调查监审处有关负责人在电话里向记者解释,社会成本只是定价的依据之一,按照价格法,定价还要考虑市场供需、地区消费者的承受能力、各景点之间的关系等因素。

  重庆市物价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国家这次没有对索道做统一要求,因为有些索道的经营主体不一样。景区门票的制定大致参照计算公式运营成本/客流量,但其实相当复杂,因为客流量里有全免和半免的情况存在。

  占“大头”的索道人工成本

  采访中,索道往往被业内人士称为“第二张门票”。为解开索道的秘密,记者试图解剖其营业成本构成。

  丽江旅游2017年年报表明,当年索道实现营收3.9亿元,营业成本5900万元,其中最大的成本竟然是人工成本2600万元,占营业成本高达42%。其次是折旧2100万元,占营业成本的35%,再加上“其他1000万元(占比16%)+原材料275万元(占比4%)+能源188万元(占比3%)”一起构成了丽江旅游索道的全部成本。

  杨宁向记者解释,“其他”主要包括:设备修理费、检测费、财产保险费、劳动保护费、排污费等。

  人工成本为何在丽江旅游占据了索道支出的最大头?

  9月27日,奥地利索道制造企业多贝玛亚中国公司总经理助理吴茜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投资方而言,购买设备的投入肯定最大,由于每条索道长短、运量不同,所以不能谈平均成本。索道的后期维护费用不会太高。索道提供方往往会在设备合同签订时承诺,完工后由厂家现场培训景区工作人员,并不需要派驻景区增加额外的人工成本。当然厂家也会派人定期来检修,三年一次大检修是必须的。

  黄鹏智也告诉记者,就人员配备来说,一条大索道所需人员为40-50名。黄山旅游董秘办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该公司的观光索道线路长,每天早晚都要检修,但每条索道就这么多人,一直没有扩招。“人不算多。”他表示。但丽江旅游的采访回复称,该公司运营管理的三条索道在玉龙雪山景区的不同区域,共有员工两百多名。工作环境海拔高,游客接待量大,员工人数及人工工资是结合企业工作性质及当地劳动力市场水平来确定的。

  黄鹏智则道出索道不为人知的一面,据他透露,八达岭长城索道养了上千人。虽然这一数字尚未得到记者证实,但索道已被当作“唐僧”对待。

  除了人员的额外负担,索道和景区门票一样,一方面被用于景区外资源保护、公共基础设施等开支;另一方面被用于地方政府公共管理开支,甚至直接补充财政收支缺口。

  给旅行社或代理门票的OTA销售商高额的回扣也是抬高索道价格的重要原因。香港理工大学酒店及旅游管理学院博士熊华勇近日对记者表示,索道价格过高还有其他催发因素,如某些景区非理性的过度开发引起收支失衡;景区之间互相攀比索道价格就高不就低;物价上涨、员工工薪上升、景区经营成本趋高;景区经营项目单一,缺少综合性服务与多种经营收入等。

  记者大致算了一下,按照去年丽江旅游的索道营业成本5900万元,该年索道的接待游客量为357.14万人次,平均运营成本为16.5元/人次。同样的计算方法,2016年,该平均运营成本为14.3元/人次,2015年为 14.6元/人次。此次索道降价前,光玉龙雪山的单人次联程票价物价局核定为180元。

  回归合理支出难点

  针对索道定价不公开透明的情况,11月1日,长春大学旅游学院工学院院长李晓东表示,“应当建立全覆盖的听证制度,不能单纯由行政单位做决定,任何追加收费都要透明。”尽管实行政府指导价的景区都需要在发改委限定的框架内,通过听证会的流程实施调价,但是对于大景区内部小景点的定价、景区交通、索道等设施的定价,还缺乏公开透明的标准。

  国家发改委在意见中,明确提出通过开展定价成本监审或成本调查、剥离门票“额外负担”等措施,合理界定成本构成。实行政府定价管理的景区,门票定价成本应严格限定在景区游览区域范围内,维持景区正常运营的合理支出。

  合理支出主要包括三块:一块是自然、文化遗产等资源保护支出。据记者了解,这部分有的企业也含在索道票价里。第二块是提供基本游览服务的设施运行维护、人员薪酬、财务费用等成本支出。第三块是为游客提供基本游览服务所需的固定资产折旧。

  云南省物价局局长郭继先曾对媒体表示,除景区门票外,今后,云南省还将加强对景区内索道、接驳车船价格执行情况的跟踪调查和监测,确保景区收入主要用于景区。

  近日,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际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王天星在采访中认为,在国家财税体制没有改革之前,在地方政府的支出不断增加但收入不断下降的形势下,很难想象地方政府会发自内心地支持降价措施。为此,既然中央政府决定要降低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对于地方政府的收入损失,理应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的形式给予补偿。合理的政府定价一般应考虑景区资源的维护费用,不应该考虑其他因素。但现实中,景区门票价格的确定更多地要考虑为地方政府赚取收入。

  索道定价显然也包含其中。

百度一下:景区索道定价的隐秘“规则”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景区索道定价的隐秘“规则”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景区索道定价的隐秘“规则”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没安装畅言模块
Booking.com-缤客酒店预订
悉尼港歌舞表演游轮Sydney Showboat(歌舞表演+三道式晚餐+复古明轮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