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的旅行 - 自由自在趣旅行!今天是:
E旅行网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E旅行网 > 环球游讯 > 爱旅行 >

柬埔寨金边已渐渐醒来 “东方巴黎”重展旅游风采

时间:2019-03-12 14:06来源: 遨游深度:

也许没有一个国家像柬埔寨这样幸运,仅凭吴哥一地就跻身全球热门目的地;而它的不幸又在于吴哥几乎快要成为柬埔寨的同义词。人们对吴哥之外的柬埔寨兴趣寥寥,当然也不会在意早在吴哥

  历数东南亚的城市,人们总是很容易说出自己的好恶,即使没亲自去过,凭着刻板印象,也能评价一二。而金边就像是一段被抹去的记忆,连偏见都不曾有。如今它更多地被人们当作往返吴哥的中转站。

  也许没有一个国家像柬埔寨这样幸运,仅凭吴哥一地就跻身全球热门目的地;而它的不幸又在于吴哥几乎快要成为柬埔寨的同义词。人们对吴哥之外的柬埔寨兴趣寥寥,当然也不会在意早在吴哥王国之前,还存在着一个更加古老的扶南王国。

  公元一世纪,高棉族在扶南半岛建立了扶南王国,这也是东南亚最早存在的国家之一。扶南王国的中心位于湄公河三角洲一代,彼时的领土也并不包含吴哥所在的暹粒。今天,我们将跟随柬埔寨的皇室顾问,避开游人扎堆的吴哥一路向南,在王子的引领下探索游客从未见过的柬埔寨,探索扶南半岛的隐世风土。

  文/图:hytomi

  想了解柬埔寨皇室私游行程和沿途地道美食,关注凤凰网旅游微信(travel_ifeng),回复“柬埔寨”即可收取。

  那充满茉莉花香气的街道总在召唤我……金边挥之不去的美吸引我一次次回来。—— Jon Swain《时间之河》

  若不是受朋友之邀,柬埔寨也不会这么快进入我的旅行计划。朋友Gary是当地的皇室顾问,和柬埔寨的一位王子是至交。交谈中得知,柬埔寨皇室十分平易近人,他们在金边有自己中意的休闲去处,平日也会在自己的国家四处游览,但很少去吴哥——从金边一路往南,那儿才是皇室的后花园。

  一、金边:昔日的“东方巴黎”正在苏醒

  历数东南亚的城市,人们总是很容易说出自己的好恶,即使没亲自去过,凭着刻板印象,也能评价一二。而金边就像是一段被抹去的记忆,连偏见都不曾有。如今它更多地被人们当作往返吴哥的中转站。

  金边

  也许很难想象,上世纪70年代初的金边有多让人心驰神往。英国记者Jon Swain曾在中南半岛报道越战,期间到过金边,最终因为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不惜在红色高棉的前夜再次到达金边,后来作为当时唯一一个住在金边的英国记者,成为了那段历史的见证者。他在回忆录《时间之河》(The River of Time)里描述了那个金色年代的尾巴,他说“那充满茉莉花香气的街道总在召唤我”,甚至让他差点死在红色高棉的枪下。有一次他被围追堵截到湄公河畔,一个士兵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他没有不开枪的理由,我至今仍有一种我是不是早就死了的幻觉。”即便如此,“金边挥之不去的美总在吸引我一次次回来。”

  渐变

  先是聒噪的欧洲人离开了,然后战争来了又走,金边从此被按下了睡眠键,古老的优雅从容被逐渐消解。如今,金边的金色时代正在回来,只是要付上另一些代价。从金边机场出来,遍地都是百废待兴的景象。中国承建的摩天大楼比比皆是,钢筋水泥成了金边新的天际线。好在此行有行家相伴,在金边即将沦为中国的“飞地”之前,我尚有机会去探寻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

  1.粿条是金边人的日与夜

  一月的金边,即使已收敛了燥热,太阳也从清晨就崭露头角。喧嚣又似乎是燥热的帮凶,Tuk Tuk车、摩托车、汽车在小巷里穿梭着,互不相让。对苦不堪言的都市通勤一族来说,早餐是个棘手的问题,好在大多数咖啡馆在6点就会开门。

  金边街头

  金边的咖啡馆之多,让人误以为自己来了清迈。初来乍到,千万不要用咖啡馆当坐标,你会很容易迷路。仅仅在我住的288街周围就有五六家咖啡馆,其中,本土连锁品牌Brown的两家分店相距不到300米,而在这两家店之间,还有一家星巴克。

  57街的Brown很受欢迎。挑高楼层设计,工业风装潢,大厅的点餐处是一个巨大的圆弧形吧台。服务员先是端上来一杯咖啡,接着,是一碗热腾腾的、以半生牛肉和牛丸打底的粿条……这是清朝时迁居金边的潮州人带入柬埔寨的。法国遗风和潮州小食在这里相会。上世纪70年代后,一些柬埔寨人和潮州人又把粿条带去了法国,如今,“金边粿条”几乎成了巴黎十三区的独沽一味。所以这个组合在柬埔寨并不稀奇,也不算是小资专属。偏远乡间的早餐铺也卖这样的粿条,只不过咖啡常常是盛在塑料袋里,配一根吸管。

  咖啡和粿条

  粿条不是早餐的专利。即使晚上10点馋虫作祟,你也可以在街头巷尾的华人开的酒楼里找到一碗妥帖落胃的粿条汤。

  2.河流交汇处的皇城脚下

  地理特征滋养出东南亚的河岸文明,而河与河交汇的地方必有神迹。当地人告诉我,金边皇宫有个别称——四臂湾大皇宫。我打开手机地图,发现并没有“四臂湾”这个地名;缩放地图环顾四周,原来我正站在一个“K”字形的交汇处:三条穿越金边的河流,分别是由东北流向东南的湄公河,从西北方的洞里萨湖汇入的洞里萨河,以及从湄公河汇出南流的巴萨克河。

  金边皇宫

  有高人同行的旅程常有惊喜。Gary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我们就在皇宫门口见到了Nari王子。他穿着白色衬衣和蓝色卡其裤,目光深邃。他的父亲是西哈努克亲王的四子,母亲是皇家宫廷舞团的芭蕾演员。出走半生,Nari回到柬埔寨不过十年。他生于70年代初期,正赶上那段不堪回首的黑暗历史,一岁起就开始颠沛流离,先是去了北京,几年后又辗转到法国读书、生活。他在法国的奢侈品行业工作了15年,回到柬埔寨后主要做地产生意。Gary是他的财务顾问,二人识于微时,是过命的交情。

  广场上的鸽子

  一半自我,一半他者,Nari拥有完美的旅者视角。他带我们走了皇宫里几个重要的地方,其中也不乏隐秘的、禁止游客进入的地带。在王子的带领下,我们得以进入皇宫禁地加冕厅,平日这里不开放给游客,也不允许拍照。走入厅内,即刻便被金光闪得迷了眼,有生以来第一次切身感受到“金碧辉煌”的含义。厅内陈列着历任国王的纯金塑像,Nari王子恭敬地行礼,应该是在请各位长辈原谅我们的惊扰,我们也跟着照做。

  3.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即将离开时,见到两棵正在开花的树,几尊石佛像端坐树下,神态安详,令人沉静。同伴们说这是菩提树,正逢花期,难得一见。仔细观察,这树的叶子却和我之前所认知的菩提叶不同——菩提叶似心形,叶尖细长如尾,而这叶片形状圆润——根据树上挂的牌子“Pentacme Siamensis”再查资料,发现最接近正确的译名是“钝叶婆罗双”,喜高温湿润,所以多生长在亚热带和热带雨林的环境中。

  钝叶婆罗双

  这种常绿乔木有“瞬时换叶”的特性,老叶凋落时,新叶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长出来,甚至老叶没落完,新叶就长好了。如果不是在叶子变换的时候看到,根本不会知道叶子曾有更新。这不正吻合了佛教的“刹那生灭”吗?这样看来,要把它称作象征智慧与觉知的“菩提”,也无不可。

  神态安详的石佛像

  | 柬埔寨3日游,详细行程请后台回复“柬埔寨”

  DAY1 到达金边——Brown咖啡馆——金边皇宫——Mok Mony午餐——中央市场——俄罗斯市场——Khéma法餐——松叶莉谢

  DAY2 从金边出发去往贡布——贡布河畔(法国老桥)——Sothy’s胡椒农场——白马

  DAY3 游览波哥山国家公园后,去往白马市——蟹市场——Kimly餐厅——Knai Bang Chatt Sailing Club

 

百度一下:柬埔寨金边已渐渐醒来 “东方巴黎”重展旅游风采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柬埔寨金边已渐渐醒来 “东方巴黎”重展旅游风采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柬埔寨金边已渐渐醒来 “东方巴黎”重展旅游风采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没安装畅言模块
Agoda.com 全球特惠酒店预订
悉尼港歌舞表演游轮Sydney Showboat(歌舞表演+三道式晚餐+复古明轮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