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的旅行 - 自由自在趣旅行!今天是:
E旅行网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E旅行网 > 环球游讯 > 爱旅行 >

Airbnb联合创始人:如何将陌生人的善意经营成生意?

时间:2018-05-10 16:15来源:环球旅讯 遨游深度:

面对中国市场, Nate时刻牢记,一做这个市场的学生,抱着一张白纸的心情去学习它,听取他人的意见,二是要在广泛获取信息的前提下,找到自己的逻辑,做出决定。

 Nate是Airbnb联合创始人,一个真正的技术主义者。他每个月都要到中国出差,与他一起抵达的还有他强大的逻辑秩序。在办公室里,他是不倒时差的工作狂,说话的时候能够随时引用中国市场业务的主要数据。

一个真正的技术主义者

两个失业的美国大学毕业生合租了一套房子,他们想找个室友,把房间租出去赚点钱。来面试的是一个叫做Nate的大男孩,他们聊了一会儿,很快决定,不租给他。

Nate的全名是Nathan Blecharczyk,毕业于哈佛大学,是个软件工程师,为人亲和,说话总是笑嘻嘻的。问题是作为室友,Nate跟他们完全不是一路人。住在房子里的Chesky和Gebbia毕业于设计学院,是会在失业的时候窝在家里看《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那种人,而Nate是一个标准的工程师,他喜欢代码,最大特质就是逻辑、逻辑、逻辑。


Airbn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Nathan Blecharczyk

逻辑在Nate身上活出了极致感。他做事有严密的时间表,讲究效率,相信技术,完全遵照「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程序逻辑思考。不同于天马行空的设计师,程序是他所迷恋的生活美学。12岁的时候,他的圣诞愿望就是一本500页厚的编程教材,以便为自己写游戏程序。

就连他做早餐,都是一场完美的统筹规划流程图——在走向厨房的动线上顺手浇花,煮咖啡的同时完成配菜准备。他还有专门管理红酒的程序,准确记录家里每一瓶红酒的产地、口味、价格、开瓶日期。「很多人会送红酒给我作为礼物,这样我就能记住它们各自来自哪位朋友,也能保证在最特别的时刻,我打开的正是最好的那一瓶。」

那套房子,后来因为自由散漫的人都没来面试,Nate还是住进来了。一个程序员的加入改变了合租房的故事。2008年,Chesky和Gebbia上线了一个项目,把客厅里的气垫床租出去,并承诺提供早餐,他们给它取名Airbed&Breakfast,简称Airbnb,正是Nate用程序让这个疯狂想法实现。

到了今天,再没有人会嫌弃Nate身上的逻辑感。准确地说,正是他成就了这个疯狂的租房想法。Airbnb从一个旧金山的出租小屋,实现了全球业务扩张。截至目前,Airbnb拥有遍布全球的450万个房源,全世界超过3亿人在旅行的时候选择它,公司估值超过310亿美元,三个曾经睡气垫床的室友也早已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的亿万富翁。

「技术解决问题」的特质成为了Nate的官方定义。彭博数据库这样定义这位企业家——Airbnb联合创始人,一个真正的技术主义者。

现在的Nate是Airbnb的首席战略官、Airbnb在旧金山的房东以及两个孩子的父亲。2017年,Nate被任命为中国区主席,专注中国市场,他还取了一个中文名「柏思齐」,出自孔子《论语》中的「见贤思齐」。他说,选中这个名字,因为他体现了自己的个性——责任、远见、战略思维。

他每个月都要到中国出差,与他一起抵达的还有他强大的逻辑秩序。在办公室里,他是不倒时差的工作狂,说话的时候能够随时引用中国市场业务的主要数据,准确背诵出习近平新年致辞中关于共享经济的引语,「读取速度有可能比机器还快」。

潘荠是爱彼迎中国运营管理副总裁,给他更大震撼的是Nate的笔记系统,他会把不同使用场景的素材分门别类地记下来,「他的脑子一直在想,他会把想法全都写出来,写中国的策略,在中国学到的东西。」

他们的对话现场像一场可视化的机器读取过程:Nate拿出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翻到指定页面,回顾一下自己写的条目内容,再开启讨论,「以上是我当时的想法」……

在Airbnb的中国办公室,同事们形容这位老板用的词汇是逻辑、斯文、亲切、沉稳,但一到假期,他们才会发觉他身上还有一项「疯狂」——当其他人在悠闲地出海钓鱼或是单车环岛,Nate选择的是高空跳伞,以每小时200公里的速度冲向大地。

或许只有久了才能发觉,他的高度缜密背后存在同样的疯狂。他热衷冒险,渴望不可控的意外惊喜,对未知世界充满热情。而在中国市场的尝试,就是此刻他的最大刺激。

中国战略

Nate用技术解决了一个商业难题——如何经营陌生人的善意。

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人相信Airbnb的生意,它在概念上可行,却无法在人性上成立。因为Airbnb的商业核心,是基于陌生人的善意——让旅行者和房东相信,家是一个可以分享的场所,他们可以相互信任,不管是邀请陌生人住家里,还是住在一个陌生人的客厅,带来的会是惊喜,而非惊吓。

硅谷从不缺乏聪明的程序员,他们能教会AI下围棋,把火箭送上天,但还没有人懂得如何用技术抵达人心。如何管理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这是对逻辑思维的最高挑战,很多人觉得,这不可能。

不过,全世界范围内每天晚上连续入住的Airbnb房间证明,它行得通。

Nate成功地将一个一度不成立的逻辑嵌入了现实世界里。「在产品深处那些大多数看不到的地方,运行着非常多的复杂技术。比如我们会抓取很多行为信号,对它们打分,分析每一笔交易背后的风险。」Nate说,在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帮助下,试图用算法系统来规避不愉快的出现。

不过在中国,这恐怕是更大的难题。中国人的家是一个封闭概念,它很少被拿来分享。一位本土短租公司创始人回忆最初的创业时说,「要说服房东分享一套房子出来是非常难的,只能用自己的卧室、沙发,房东靠自己,流量靠化缘。」而在Airbnb进入中国市场之前,国内短租市场里早已有一波照搬Airbnb模式的初创公司,它们纷纷在烧光千万美金的投资后轰然倒塌,宣告模式失败。

「大概在2013年左右,我们觉悟到,因为大量旅行者来自中国,如果想要赢得亚洲市场,我们必须在中国成功。可说实话,选择进入中国,还是一个有点让人害怕的决定。我们听过很多外企进入中国市场折戟沉沙的故事,所以,我要谨慎。」Nate说。

在决定是否要进入中国市场前,Nate做了一份SWOT分析表。这是一种科学分析企业竞争势态的方法,在表格中分别列出优势、劣势、机会、威胁。他写满了一整个白板——全球独特的房源,中国千禧一代日益增长的旅游需求,中国本地市场竞争激烈,共享经济市场的烧钱大战……

但Nate认为,他们在中国市场依然拥有优势,那就是「Airbnb的全球效应」。Uber在纽约成功,但是它在美国的成功无法复制到北京,因为这仰仗于本地效应。而旅行不是一个本地化的行为,它注定要离开本地环境,进入全球范畴,Airbnb拥有遍布全球的房源,这就是它们最大的独有优势,「我们通过450万全球房源与旅行者建立关系,这其中包含的美好旅行回忆,当旅行者回到中国,他们会自然地想要成为一个本地房东,这几乎是一项自发生长的生意。我有数据和大量先例,可以证明它的成立。」

「在2014年,我当时是整个执行团队中最支持进入中国市场的人。我一次次给大家推演这个逻辑,为什么其他公司都在中国惨败,可是我们能够成功。」Nate说,「面对中国市场,我时刻牢记的头条法则是,做这个市场的学生,抱着一张白纸的心情去学习它,听取他人的意见,但第二条法则就是,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自己的公司,要在广泛获取信息的前提下,找到自己的逻辑,做出决定。」

在中国,他说自己找到的正确逻辑就是——赋权给本地团队。「很多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采用自上而下的管理,决策来自美国,而非本地。但我在中国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协调者,我来帮助本地团队讨论、争辩、碰撞出新想法,而更多自由属于中国人。」

「我最大的焦虑是我们的房东和房客,我担心他们因为没有找到对的对方,有了不好的经历,他们就会完全放弃了。所以我们会花很多很多工夫,在这方面努力,让每一次体验都是最好的。」潘荠说。在Nate的帮助下,他们引入了一系列机制,包括双向评价体系,鼓励房东写自我评价,而且Nate会跟房东强调,在自我介绍里面,「一定要写一个你的缺点」,因为完美到没有缺点的房子,这不符合逻辑。

在中国办公室,这是一个有点特别的老板。潘荠说,每次开会Nate要提意见,从不会直接下指示,而会先说一句,「我这样说不一定对,但是你们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任何人都可以向他当面提出质疑,这是他试图在中国创造的办公室氛围。Airbnb中国区市场营销负责人陈慕儒说,之前她在传统产业工作了12年,那里讲究层级次序,但面对Nate,「我不害怕跟他分享我的意见。」有好几次,她为了工作着急,「我很激动啊,当面跑去challenge他,我必须告诉他这个事实。」

「等一下!你不要再说了!」Nate打断了她的质问,打开笔记本,然后转向她,「我记一下笔记。」

旅行奇迹

根据福布斯的统计,截止到2018年4月24日,34岁的Nate的身价已达38亿美元。但财富似乎并不是给他带来最大快乐的事。2016年,他和妻子加入了比尔·盖茨的捐赠誓言,以公开信的形式向公众承诺,他们将半数以上资产捐给慈善事业。

他最大的满足感来自于新逻辑、新信息、新知识。「如果他在中国学到一些他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他会非常兴奋。」潘荠说,他经常兴奋地跑来分享,自己学会了发微信,学会发红包,学到了当地经验。最近一次跟潘荠分享的新知识点是,「原来在中国想要打开走廊里的灯,只要跺脚就行啊!」

「我对中国的学习曲线并不是从六个月前才开始的,在过去四年里,我一直是这个市场的学徒。我最大的领悟是,这门生意的核心是维持信任和善意,在中国也是如此,想要保护它,就必须保证服务品质,哪怕是以损失短期收益为代价。」Nate说,去年Airbnb下架了一大批不合品质标准的房源,「当每个人都在谈论数字、利润、增长率,你很容易会将注意力放在扩张上,有时候这种压力甚至来自公司内部,但显然,这并不是正确的逻辑。」

胡迪是带着Nate参加体验的Airbnb员工,她清楚地记得,带Nate跟当地人一起包上海小笼包,另一个参与者是更典型的美国人,热情、外向,捏了五六个奇形怪状的包子,就开始到处打趣,但是面对完全未知的小笼包,Nate「完全陷进去了,慢慢地琢磨,非常专注认真,他可能都听不见我们在他身边哈哈哈地闹了」。

「他在接触新的东西的时候,会很认真地研究信息,去分析、去看,真的很深入去了解,然后把它work出来。一开始他很慢,但是他研究得很仔细,他在研究方法。有时候我会想,他是不是对待中国区也是这样,就像对待小笼包一样,虽然有一知半解的时候,但是他也很认真地去接触,去努力,想让它work出来。」胡迪说。

在中国办公室,Nate的存在也带来强大的逻辑体系。在Airbnb,每一个员工要做一个叫做Insight Discovery的性格测试,通过回答30个问题,得到一个属于自己的颜色分布区。红色代表主导,绿色代表支持,黄色代表创造力,而蓝色就是逻辑分析、严谨、高效。

这成了员工管理的辅助工具。Airbnb中国团队刚成立时,招聘的大多是红色人,需要决断力拼市场,而现在Nate在试着调整办公室的颜色搭配,增加黄色人和蓝色人。

Airbnb的三个创始人中,Chesky是代表决断的红色人,Gebbia是充满创造力、可以给很多事开头的黄色人,而Nate则是标准蓝色人,充满逻辑、逻辑、逻辑。在早期公司合影里,他是三位创始人中唯一一个会规规矩矩穿上正装的人。

每次来中国出差的时候,Nate都会选择住在Airbnb平台上的房源。他还会邀请自己的房东吃饭,跟他们聊聊租房的故事。最近一次住在上海,他的房东是在酒店做装潢设计的,他的房间像个设计博物馆,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收藏品。他们聊了一晚上酒店行业趋势、出国旅行趣事,以及如何在工作的同时照顾家里的小宝宝。

在他的逻辑里,旅行可以改变旅行者的视野,改变房东对待家的概念,甚至改变城市。「虽然在这个过程中,现在还存在不尽人意的问题,我始终相信,最终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双赢的策略。」Nate说。

在中国的旅行给他带来了许多意外惊喜。在上海的一家餐厅吃饭时,Nate直到结账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的中国远比想象中复杂,这早已是一个移动支付的天下,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他都没有,只能在餐厅服务员的监督下,一路走到地铁站,从ATM机里取钱来付账。

「我们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找到ATM机,我们路上聊得很……愉快吧……但是一路上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他我是谁。」他一边回忆着当时的尴尬,一边调侃自己,「一个Airbnb创始人,吃饭无法买单……这是不是听上去更荒谬了?」

不过,这并不能难倒这位「中国市场的学徒」。从账单危机中解脱后,他四处搜集资料,跟人讨论,开始了对支付的潜心研究。「嘿,我可是个工程师!」Nate笑着为自己的生活方式解释:「我相信解决问题的逻辑。」

百度一下:Airbnb联合创始人:如何将陌生人的善意经营成生意?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Airbnb联合创始人:如何将陌生人的善意经营成生意?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Airbnb联合创始人:如何将陌生人的善意经营成生意?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没安装畅言模块
Booking.com-缤客酒店预订
悉尼港歌舞表演游轮Sydney Showboat(歌舞表演+三道式晚餐+复古明轮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