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的旅行 - 自由自在趣旅行!今天是:
E旅行网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E旅行网 > 环球旅讯 >

机票智能抢购平台带我飞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

时间:2016-11-10 19:17来源:我趣旅行 遨游深度:

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国际廉价机票购买服务的平台“带我飞”正式对外宣布完成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腾讯“双百计划”项目领投、海朋资本和合享资本跟投。

【E旅行网 陈秋英】11月10日,机票智能抢购平台带我飞正式对外宣布完成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腾讯“双百计划”项目领投、海朋资本和合享资本跟投,其中海朋资本是其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新一轮融资主要用于团队建设和航线覆盖区域扩张。

带我飞是一家专注于出境旅游服务的平台,他们第一阶段从机票开始切入,通过抓取多家廉价航空网站的实时数据,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国际廉价机票购买服务。

据了解,带我飞从2015年9月启动,2016年3月份上线带我飞App,上线大半年累计近千万交易额,目前已积累近30万用户。App和微信公众号为其主要的销售渠道,目前后者的订单占比最大。


带我飞的创始人兼CEO戚振伟

带我飞的创始人兼CEO戚振伟向E旅行网表示, 后期的订单管理会慢慢向App引导和转移。“在今年11月前,我们都没有花太多的钱在推广上,此前的主要的推广方式是微信公众号的线上推广。”此外,带我飞还会通过高校联盟等渠道做线下合作推广。

技术门槛树立之后,还需完善供应链

对于价格比较敏感的出境游客来说,他们更加关注机票的促销和打折信息,但是当他们需要真正购买的时候,花费的时间成本和最后的成功率却不能成正比。技术出身的戚振伟看到了这部分人群的痛点,“希望整个抢特价机票的过程可以通过系统化、自动化的方式来解决。”

在戚振伟看来,出境游的市场增长迅猛,但是还有很大一批人的需求没有被挖掘出来,除了商旅以外,其他自由行、在时间上没那么敏感的群体都是他们的目标用户。

目前带我飞的机票产品集中于东南亚、日韩等地区,戚振伟向E旅行网表示,未来不会局限于此,后续计划覆盖全球重点的国家和地区。

现在带我飞平台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常规的特价票购买,另外一种是C2B的反向定制模式。“因为机票的价格是不断变化的,我们系统会实时监控机票的情况,同步抓取航班的数据,目前有三千万的数据。”在机票监控过程中,平台会匹配对应的需求立刻推送给用户,“平台通过实时更新和对比分析数据,智能匹配推送抢票的建议等,一旦发现有符合或相近的就推送,对于预存(预付款)客户来说,则帮助他们自动出票和自动购买。”

关于航班信息是否会存在滞后的问题,戚振伟表示,“每个航司的更新频率不一样,他们会不断适应航司更新的策略,去适应同步数据的时间点。更新的频率没有标准,因为航司机票的价格是浮动的,带我飞后台系统是整套动态的自动算法。”

对于实现机票的监控和票价趋势的预测,带我飞会有一套自己研发的算法,这跟航司的收益管理不同。”戚振伟认为,当数据慢慢多了起来之后,慢慢知道一些套路和规则,就会知道航司的“套路”。带我飞抓取来自廉价航空公司官网的海量航班信息,而随着数据源和抓取量的增加,就需要不断对算法和调度的数据进行优化。

从带我飞的模式上看,就是通过技术的方式,快速地帮助用户购买廉价机票,这项技术的门槛在于技术,其研究清楚不同航空公司的官网,开发出多个接口,保证实时的数据抓取,然后将数据做处理之后,与用户的需求进行匹配。

在抓取航空公司官网数据的过程中,航空公司的官网数据是否稳定,以及航空公司会不会对技术抓取等手段采取防范措施,都会对带我飞形成掣肘。对于带我飞来讲,除了技术抓取以及数据处理的挑战之外,前端的机票产品如何变得更加丰富,后端的机票产品供应链如何更加完善,或许也是一大挑战。

目前带我飞仅仅是通过抓取廉价航空公司官网的机票数据,帮助用户代购机票产品,在数据的实时更新和产品的丰富度上,可能还远远不够。

对于未来会不会与航空公司进行直连,以及与机票代理合作,以此完善后端机票的产品供应链。戚振伟向E旅行网表示,“后续有机会会做这项工作,目前不着急,现在主要还是通过直销来做,后续会计划从廉价航空的机票产品向全服务型航空公司的机票产品拓展,以及与机票代理进行合作。”

在戚振伟看来,用什么方式去提供机票产品都不是最重要的。“用户只会考虑你的机票是否真实,有没有价格优势,对于用户来说,带我飞满足了用户的需要就够了。”

不在机票业务上赚钱,先聚合流量

目前,带我飞不向用户收取任何费用,也不向航空公司收取任何佣金或者后返,并且还需要自己垫付一定的用户支付交易产生的手续费。带我飞的计划是,机票只是作为流量入口,并不是打算在机票业务上赚钱。

在戚振伟构想中,带我飞的盈利模式分两个阶段,首先,带我飞通过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和高性价比的机票为切入点,以此作为流量入口;后续将继续提供出境游智能规划解决方案,与旅游服务供应商、OTA等合作,为用户提供酒店、租车、签证、门票等服务,通过做增值服务产品来收取服务费用,以及与供应商之间的分佣的方式来实现盈利。

目前,带我飞团队有20人左右,大部分来自阿里、UC、腾讯、酷狗、携程等企业。而戚振伟是阿里UC架构师出身,曾在旅游、电商、消费品等领域有过工作以及创业的经验。


带我飞团队成员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中,App的推广成本一路攀升,有些垂直类App推广的CPA(Cost Per Action)单价高达500元以上。带我飞计划逐步向App倾斜,如何更为高效地获取用户,或许存在一定的挑战。

而戚振伟认为他们有一定的优势。“从国际机票做起,从用户的需求来说,机票是优先于其他产品的,对于出境游是一个刚需,获取用户的成本相对比其他的旅游产品要低”。从产品特性来说,无论是转发量还是获客成本,做机票都是占优势的。“之前的推广方式都通过非付费的手段来做的,这一方面控制了一定成本,目前效果还行”。

此外,由于出境游市场有着天然的低频属性,获取用户之后,如何实现转化和留存,以及保持用户对平台的粘性等问题,诸多旅游创业公司为此伤神。但是,戚振伟表示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关键还是产品的价值,用户觉得你有没有价值是关键所在,只有产品有价值才能留存。而用户粘性也是要靠产品的价值去维系。”

在服务保障体系方面,带我飞有自己系统化的服务体系,戚振伟认为,保持问题和反馈信息的同步通知是很重要,“退改等操作都是需要用户自己去航司官网操作的,我们没有直接的客服,更多的是流程化系统化的东西。在服务保障中,获取用户信赖的关键还是在于机票票源的真实性。”

手记

国内机票分销市场大格局已定的情况下,国际机票领域涌现了诸多创业公司。与国内的机票相比,国际机票的算法会更为复杂。机票产品的丰富度,以及后端的供应链体系如何更加完善,对于带我飞来说,都是需要逐步解决的问题。如果从廉价航空的机票产品,继续向全服务型航空的机票产品拓展,就会面临搭建客服体系的难题,轻模式能不能落地充满未知。

而资本寒冬之下,带我飞还需要逐步找到赚钱的方式。在出境游市场已成红海之时,用高性价比的机票打造流量入口,然后匹配后续的附加旅游产品服务,以此来实现盈利。这个模式曾经被一家叫做微驴儿的公司进行了尝试,但据E旅行网了解,微驴儿已经被途牛收购。

此外,从廉价航空的机票产品,继续拓展全服务型航空的机票产品,甚至继续向出境游的旅游产品延伸,这会回到此前B2C类旅游创业公司所面临的难题,因为他们的前面都有一座大山叫携程。带我飞能不能在戚振伟所构想的路径中,有更多模式和产品上的创新,走出区别于携程的路子,仍然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百度一下:机票智能抢购平台带我飞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机票智能抢购平台带我飞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机票智能抢购平台带我飞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西藏自助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