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的旅行 - 自由自在趣旅行!今天是:
E旅行网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E旅行网 > 出境旅游 >

国内航司为什么要杀死第三方值机?

时间:2018-05-23 15:39来源: 遨游深度:

值得关注的是,航司在禁止第三方平台值机这件事上义正言辞,但许多乘客一头雾水,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值得关注的是,航司在禁止第三方平台值机这件事上义正言辞,但许多乘客一头雾水,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禁止第三方平台选座这件事不简单。

  原罪

  连日来,海航、国航、南航相继向第三方平台值机业务开炮,列举了第三方平台存在安全和服务风险、可能非法截存旅客身份数据、易引发航空安全风险等数宗罪。

  在南航率先发出公告后,飞常准、航旅纵横、携程等纷纷下线了数家航司的值机服务。

  “我感觉对第三方平台值机这事,航司的解读有误导,因为国内航司是希望通过值机场景吸引更多流量的。”一位OTA资深人士直言,“其实,飞常准、航旅纵横等APP对用户数据的使用规范是非常严的。”

  值得关注的是,航司在禁止第三方平台值机这件事上义正言辞,但许多乘客一头雾水,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伴随众多航司的禁令,飞机旅客们手机也里开始陆续装满国航、南航、海航的App以供值机。“有的时候这些App自动在后台运行,手机内存都不够了。”国航金卡乘客Jenny抱怨道。

  而此前,以飞常准、航旅纵横为代表的航班数据服务公司让旅客到达机场办理国内航班登机手续的时间从2-3小时缩短至托运行李柜台关闭前即可(通常为1小时)。

  但禁止第三方平台值机可能会是一个分水岭,航司的强势让第三方平台们对用户信息的抓取和使用不能再像过去那样粗放。

  从前采集用户数据做用户画像这样有科技范的事,一夜之间也仿佛有了点“原罪”意味。

  “以后,事关航司用户的数据,你必须非常非常小心。”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放缓语速对旅界强调。

  事实上,2018年并非航司和OTA的博弈元年。

  早在2014年,第三方网络平台就曾被国航和东航“抵制”,这两家公司称第三方的手机应用提供的所谓自助值机服务未得到国航任何方面授权,但“抵制”并未见效。

  4年后的今天,航司会再次抢回主动权吗?

  场景入口

  海航、国航、南航相继下线第三方值机服务,映下的是航司对线上流量的朝夕必争,当然也有航司对值机场景下新营销模式的向往。

  对于OTA来说,他们早已悄然借值机进入场景营销这块大试验场,这个简单好操作的技术似乎越来越被OTA们颠覆为一种全新的营销模式了。

  在民航专家林智杰看来,禁止第三方平台为乘客值机安全方面是一个考虑,但背后更核心的还是对“值机场景入口”的争夺,也就是对增值服务主导权的争夺。

  “旅客买完票已后,会有休息室、选座、选餐、wifi、预付费行李、免税品等各方面的增值服务潜在需求,而线上值机,则是引发旅客需求,推销增值服务的关键动作。”

  以飞常准为例,这款靠值机选座起家的App如今在平台上增加了高铁预订、专车接送乃至保险商城等多项服务,其中旅界注意到,在一款售价799元的飞常准白金卡会员活动中,打出延误2小时,最高赔1000元的诱人广告。

  购买了飞常准白金卡会员的赵先生认为,“首先是多年对飞常准的使用中,发现不仅值机功能便捷好用,航空大数据的信息也很全面。”这让他下定决心成为飞常准会员。

  而对携程、飞猪而言,本来预订流程就比航司的App乃至网站要便捷不少,再加上值机功能可谓如虎添翼。

  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在线机票预订市场去哪儿、携程、飞猪的市场份额之和达到74.1%。

  “OTA在没有得到授权情况下,主动免费提供线上值机,也就是看重这块市场,所以业务叫停,对OTA的客户黏性、增值收、流量变现等方面会受重大影响。”林智杰坦言。

  一个小小值机场景引来的巨额流量显然让国内三大航无法割舍。

  毕竟早在3年前,国资委就要求3年内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的直销比例要提升至50%,代理费要在2014年的基础上下降50%,而今年正是最后期限。

  时辰已到,意味着,国内航司已经到了必须向OTA们摊牌的时刻。

  合作?

  不管怎样,角逐已经开始。

  海航率先擂起战鼓,鼓励旅客通过海航官方网站、海南航空APP、官方微信公众号办理提前选座、网络值机,或直接前往海航指定值机柜台现场办理选座、值机等业务。

  但事情的悖论在于航司即使再眼红OTA们的巨额流量入口,或许也不得不做出些妥协。

  毕竟第三方值机平台本身也是一个大的流量入口,封杀值机选座意味着需要航司APP的技术更加成熟,而单以航司目前Bug丛生的官网系统来看显然还有不小难度。

  此外,部分第三方值机平台与三大航之间的关系依然千丝万缕。

  例如,虽然航旅纵横没有获得南航值机服务的业务授权,但航旅纵横的母公司中航信是南航及中国主要航空公司订座系统和离港系统的技术服务商,这让双方不可能持久兵戎相见。

  飞常准创始人郑洪峰接受旅界独家专访时亦认为未来飞常准要与航司一起做的事还很多,“我们未来想推动证件值机,二维码都是多余的。”

  长远来讲,第三方平台尤其是OTA可以提供的整体化服务也是航空公司没有必要提供的,如果真的为乘客考虑,联合监管机构、第三方平台一同解决问题也比粗暴叫停更有效。

  值得一提的是,南航虽然率先表态,但并未完全“切断”第三方渠道,其在公告中表示,第三方网络平台获得南航业务授权许可后,方可办理南航旅客的选座、值机业务,届时南航将发布公告。

  第三方平台们也在静静等待“死灰复燃”的那一天。

  作为这一段过渡时期的激进之举,对于举起“屠刀”的航空公司而言,他们也许并不在乎由谁来完成值机,他们更关心的是下一个流量入口在哪里?

百度一下:国内航司为什么要杀死第三方值机?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国内航司为什么要杀死第三方值机?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国内航司为什么要杀死第三方值机?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Booking.com-缤客酒店预订